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照圣朝

第九十八章 英露宫

大照圣朝 象持 4460 2019-09-11 09:35

  

  

  

  

   华耘最近忙极了。

一是筹备自己和馥?公主的婚礼。虽然华冲已经来到圣都,而且具体事宜都是由庞大的华氏家族来筹备操办,华耘其实并不需要做什么具体的事情,但他需要周旋于窦昭仪母家一族的各种各样的远近亲谊之间,还要周旋于各色逄氏宗室之间,这比筹备婚礼还要费神费力。

二是要帮助筹备妫水郡王逄简和融湫的婚礼。逄简是皇子,一应礼仪和用度、铺排自然有成法在,宗正、太常等九卿衙门,也都各有人负责,有的负责宗室之事,有的负责礼仪之事,有的负责护卫之事。这一边儿不需要华耘费心思。需要华耘费心的是融湫这一边。融铸新近升任执金吾,圣都里的事务无限庞杂,事无巨细都要由他来决断,每日里忙的都不能回家,融夫人虽然干练通达,但无奈她离开圣都的日子太久了,手底下的人手又少,所以做起事情来总是捉襟见肘、不能称心如意。华耘发现后,主动请缨,以“为义父、母亲分忧”的名头,以融铸夫妇义子、融湫义兄的身份,承担起融家这一边的筹办事宜。华耘之父华冲则更是豪迈,将华氏商队筹备华耘婚礼的人员分出去一半,由华耘亲自调度,协助融夫人张罗融湫出嫁事宜。另外,逄简婚礼当天,完成大婚典仪之后,就要带着新王妃离开皇宫,住到单独为其修建的圣都妫水郡王王府里去,所以华耘还要兼顾打点新王府的事情。华耘对自己婚礼的细节几乎毫不知晓,对于融湫出嫁的各种环节倒是了如指掌。逄图攸和雒皇后甚感欣慰,屡屡嘉奖。

三是要应酬圣都里来贺喜的少年勋贵。华耘获封裕国公,成为举国仅有的两名公爵之一,使得华氏一跃而成为高贵无比的豪门贵族,因此来华府贺喜的人络绎不绝。那些当朝的王公大臣,自有华冲应酬迎送。而那些王公大臣、外郡郡守家的贵公子们更是数不胜数,平时他们就与性格开朗幽默的华耘相与的极好,现在华耘骤升为公爵、又要马上迎娶当今陛下唯一的公主,显贵的迹象已经无法掩饰了,因此,无论是出于私情、还是出于实用的攀附目的,前来贺喜的少年勋贵都极多,氛围也极友好热烈,这些少年勋贵们,自然只能由华耘和华耧俩兄弟来迎候。这就又给华耘加了一份辛苦。

四是云?榷鹕??乱恕U馐腔?耪嬲?P牡氖虑椤T?榷鸬牟?诹俳?恕N?巳繁M蛭抟皇В??遄隽艘幌盗胁贾谩O仁且栽?榷鹕硖宀皇省⑿枰?鸫ㄍ练ɑだ砦?桑?才帕思父龌?遄约鹤钗?捉?氖膛?皆?榷鹕肀呤谭睿?缓笥峙沙黾父鲎约核?刂频奈绕诺皆?榷鹕肀叽??蛔钅训囊坏闶前捕俾〕鄞蟪だ希?蛭?〕鄞蟪だ暇?蘅赡堋⒁簿?奕魏卫碛煽梢越?肷罟??虼艘簿臀薹ú僮魇褂寐倘锏ら人薷???耍??迩鬃猿雒妫?肼〕鄞蟪だ辖?倘锏ら茸?灾?ù?诟??牛?蛭??诺谋局熬褪腔の烙⒙豆?驮?榷穑?虼顺鋈牍???址奖恪5?〕鄞蟪だ先囱洗示芫???普馐茄辖?獯??旧窠堂胤ǎ??荒芡庑梗?裨蚪?艿嚼锴按?蟪だ系纳袂础W钪眨??逑铝舜蟊厩??逝蹈?〕鄞蟪だ媳救巳?偻蚪鸬木薅钌徒稹H?偻蚪穑?馕蹲怕〕鄞蟪だ献源顺晌?豢傻泄?木薷唬?〕鄞蟪だ虾退?淖铀锩牵?????砂蚕砀还罅恕U獠攀沟寐〕鄞蟪だ镶袢恍亩??孛芙?倘锏ら茸?灾?ù?诟?嘶?拧S氪送?保?俑?┕苠兹找共煌5氖鼗ぴ谟⒙豆??展说募?湎该苎辖鳎??殖鱿秩魏我馔狻R虼耍?匦肴霉苠自谠?榷鹕???笔实痹独肭薰??裨蚧?啪途?蘅赡苁褂寐倘锏ら壤醋?浴5比唬?褂辛杓Ш偷?В?饬轿涣鸫ㄎ杓?窃?榷鹱钚爬档慕忝茫??苏展嗽?榷穑?杓Ш偷?б丫?杖找挂共焕朐?榷鹱笥伊耍?魏翁浪?允常?杓Ш偷?Ф家?鬃猿⒐?⑷繁N薅局?螅?拍艹仕驮?榷鹗秤谩R虼耍?绾谓?饬礁鋈耸杞饪??惨?蠓阎苷邸U庖磺校?蛭?家?⑸?诠?铮??远加苫?徘鬃岳床侔臁

在紧张的忙碌中,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婚礼的日子。那是冬至的头一天。

圣都里的冬天,十分寒冷。但这一天,却是风和日丽,出奇的暖和。

逄图攸昨夜仍旧宿在英露宫。早上起床的时候,听到云?榷鸷土杓А⒌?阍谕獗咝∩?祷埃?谑堑溃骸霸萍В?忝窃谒凳裁窗。?饷纯?模俊

云姬和凌姬、蝶姬走进来,共同侍奉逄图攸起床更衣。逄图攸道:“云姬,你就不要动手了,让凌姬、蝶姬来好了。”

云姬点点头,笑着去取逄图攸喜欢喝的晨茶。

逄图攸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

云姬道:“陛下,今日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呢。一会您出去瞧瞧,暖和的就跟开了春似的。”

逄图攸转眼看了看窗外,道:“太阳倒是挺好的。暖和么?”

云姬道:“暖和极了。妾都出去走了一小圈了。”

逄图攸道:“这么冷的天儿,你可要小心点。”

云姬道:“不妨事的。管遄大人一直就在旁边跟着。他也说无妨,还说临产前多走动走动也是好的。而且,妾的身子热的很呢,一点也不觉得冷。大氅披在身上都觉得热,要不是管遄大人不让妾脱掉,妾早就脱掉了。”

逄图攸道:“你身子热,说明阳气重。阳气重,说明腹中肯定是个龙子。”

云姬道:“管遄大人也这么说呢。”看着逄图攸饮了一小口茶,又道:“不过,妾觉得,是个小公主也挺好的。皇子们都太辛苦了,小时候要进学、习武、修礼仪,长大了就要一个人到外郡去,一年也见不了一面。要是生个小公主,那就不同了。就跟馥?公主似的,那可真是好啊。小时候自由自在的,长大了、出嫁了也是在圣都里,天天陪在咱们身边,不是也挺好的么,陛下?”

逄图攸穿好衣服,拉着云姬走过去,进早膳,边吃边说:“你这话是不错。我何尝不愿意咱们的孩儿留在咱们自己身边呢。可是,我们不是寻常百姓家的父母亲,甚至也不是寻常王公贵戚宗室家的父母亲,我们是天家,是皇帝、后妃,所以,我们生的孩儿,也就不单单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儿了。而且,你这一胎,与寻常后妃们怀的孩儿又大为不同。于公于私,这一胎,生个龙子都是最好的,甚至是必须的。你懂么?”

云姬点点头,道:“妾知道一点儿。”

逄图攸亲自帮云姬夹了一块松子酥,道:“这是华耘专门从迦南给我们带回来的迦南厨子做的松子酥,和宫里做的不是一个味儿,你尝尝。”

逄图攸是真心疼爱云姬,日常起居饮食种种细节,逄图攸总能想到云姬,这在其他女子身上是从未发生过的。雒皇后就曾说过:“陛下历来对女子十分体贴,但从未像对云姬这般样子。”云姬开始的时候有些不适应,但慢慢也就甘之如饴、视之为自然、泰然受之了。云姬的表现越是自然,逄图攸就越觉得舒心欢喜。在逄图攸看来,只有到英露宫里来,和云姬在一起,自己才活得像个真正意义上的男子和人,在其他地方,他只是皇帝而已。云姬接过松子酥,也没有谢恩,只是淡淡的说:“陛下,您也多吃一点东西。”

逄图攸拍拍云姬的小手,道:“以前我跟你说过很多次。大照立国之后,先帝与我再未诞下龙子,朝廷里、外郡里,还有民间百姓里,都在拿这件事情说事,都说这是因为先帝得位不正导致逄氏自此绝嗣,现在很多人都在说大照国祚不可能长久。所以,于公,我需要这一胎是个龙子,有了这个龙子,一切谣言就化为乌有了。只要你能替我生下个龙子,我立即封你为昭仪,位在窦昭仪前,形同副后!”

云姬道:“陛下给妾的宠爱已经够多了。妾对现在的地位心满意足。”

逄图攸没有接云姬的话,而是停下手中的筷子,双手握起云姬的手,道:“于私呢,你自己也需要一个儿子。你刚到宫里来,宫里的事,皇家的事,你还不甚明了。我跟你说啊,有一个儿子,你在所有的后妃里就立得住;如果只是一个公主,你就会低人一等。”

云姬哎了一声。

逄图攸道:“不高兴了?”

云姬轻轻摇摇头,道:“妾只是觉得,生个儿子也有生儿子的烦恼,我看那些嫔妃姐姐们,互相之间斗的就跟什么似的,实在是没有意思。”云姬抚着大肚子,轻轻站起来,靠到逄图攸身上,道:“妾虽然愚钝,但知道那些嫔妃姐姐和郡王们都在追求什么。妾不想追求那些东西,也不想肚子里的皇子长大了去追求那些东西。妾只想我们娘俩能够天天跟在陛下身边,侍奉陛下,像个寻常人家那样,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逄图攸听了很高兴,动情的说:“真的么,云姬?”

云姬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了。妾自小就是没有家的人,知道没有家的苦楚。自从跟了陛下,妾才有了第一个家,知道了什么是安稳。这是陛下赐给妾的。妾希望永远陪在陛下身边,也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够永远陪在陛下身边,咱们一家人永远不分开。好吗,陛下?”

逄图攸嘟囔着:“咱们一家人。咱们一家人。云姬,从未有人跟我说过这么暖心的话。我只有在你这里,才能感到什么是‘一家人’。”

云姬紧紧靠在逄图攸的身上。逄图攸觉得云姬的身体很温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