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英雄冢篇二十三)国乱初现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不谏 8220 2019-09-11 09:33

  “亓玥,你终于回来了。”

  

   又过了三日,在魏音楼带人接应之下,南宫亓玥顺利的返回了京城。而本来正在迎八方一个人喝着无滋无味的小酒的谢言风得到南宫亓玥回来的消息,就立即去了护国将军府。

  

   “嗯。”

  

   将军府内,南宫亓玥先将身上布满风尘的衣裳换下,然后便打算往外走去。谢言风见此,就赶紧问道:“你这刚回来,是要去哪儿?”

  

   “进宫。”

  

   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谢言风,南宫亓玥道:“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听音楼说了歌儿的事情了,现如今歌儿被困宫中,我得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亓玥,你先不要着急。”

  

   走到南宫亓玥身前,谢言风道:“就公主目前的身份,皇上暂时肯定不会对她怎么样,而我们当务之急,是要先弄清楚皇上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样才好对症下药。”

  

   “为了什么?”

  

   一提起这个,南宫亓玥就难掩满腔怒火。

  

   “言风你可知我这一次去九曲城,听到了什么?”

  

   “什么?”

  

   长这么大,南宫亓玥生气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此刻看到他居然如此气愤,谢言风不由得生起了好奇之心。

  

   “跟皇上有关?”

  

   “嗯。”

  

   点了点头,南宫亓玥愤然:“当初我之所以会跟歌儿有交集,就是因为皇上下令,让我去寒月楼取得青芒明珠,这事儿你也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

  

   “可是你可知,皇上为何想要那青芒明珠?又为何为了一颗珠子,不惜自己九五之尊,宁愿以盗窃之法取得?”

  

   “这……为何?”

  

   敏锐的嗅到南宫亓玥接下来所说的事情中不同寻常的味道,所以谢言风先制止了南宫亓玥之后,又吹了声口哨,然后将房门关上,拉着南宫亓玥坐到凳子上。

  

   “我已经让音音派人暗中守在将军府周围了,你说吧。”

  

   “因为青芒明珠里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南宫亓玥道:“在世人眼中,那青芒明珠不过是一颗大一些的夜明珠而已,可是这次在九曲城,我在一个被抓的形迹可疑的姜壬人口中得知,那青芒明珠里面,藏着一统天下的秘密。”

  

   “一统天下的秘密?藏在一颗珠子里?”

  

   听南宫亓玥说完,谢言风撇了撇嘴。

  

   “真的假的?这种话,也有人会信?”

  

   “真的假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相信这个传言。”

  

   “他们?”

  

   谢言风指指皇宫的方向。

  

   “除了他,还有谁?”

  

   “还有姜壬国主,或许,还有这京城里的某些人。”

  

   “啧。”

  

   打开折扇摇了两下又“唰”的一声把折扇合上,谢言风脸上露出一种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可惜的神色。

  

   “这些人平时看起来也是聪明的不行,怎么一到牵扯到那个位置的事情上,他们的头脑就不怎么好使了呢?”

  

   “这谁知道呢。”

  

   不屑的冷笑一声,南宫亓玥道:“所以现在我虽然不知道皇上趁我不在将歌儿软禁在宫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总是跟青芒明珠的事情脱不了关系的。”

  

   “嗯,那你也先别急,我有派人去宫里打探消息,我们先等等再说。”

  

   安抚了一下有些心急的南宫亓玥,谢言风又上下来回打量了他一番。

  

   “前几天我收到消息,说你受伤了,可严重吗?”

  

   “没事儿,皮外伤而已。”

  

   不在意的摆摆手,南宫亓玥道:“应该是我抓的那个姜壬人的同伙想救他。”

  

   “哦。”

  

   看南宫亓玥的面色除了因为长途跋涉而有些憔悴之外并没有其他不妥,谢言风便放了心。

  

   “那那个姜壬人呢?”

  

   “死了。”

  

   想起那个人,南宫亓玥就有些烦躁。

  

   “本来还想留着他看还能不能再问出点儿什么的,结果没想到他自己竟然自尽了。”

  

   “死了就死了吧。”

  

   打了个哈欠,谢言风道:“你说完了,我也跟你说说你不在的这些日子,京城里的好玩儿事儿吧。”

  

   “好。”

  

   倒了杯水喝了几口,南宫亓玥等着谢言风接着说下去。

  

   “你这次去九曲城,怕是没有见到临安王吧。”

  

   “是没有。”

  

   听谢言风提起临安王,南宫亓玥有些不解。

  

   “听临安王府的人说,临安王去周边的城池巡视去了,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

  

   “呵,巡视?”

  

   嗤笑一声,谢言风道:“这个理由倒是好得很呐!”

  

   “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临安王他……”

  

   “哼,这临安王一直以来都以勤勉爱民著称,在百姓中声望极高,可是殊不知啊……”

  

   嘲讽的笑了笑,谢言风才接着说道:“殊不知他们爱戴有加的临安王,早已经背着咱们的皇上,偷偷溜到京城来了呢!”

  

   “你说什么?”

  

   谢言风的话让南宫亓玥大惊不已。

  

   “你是说临安王私自来了京城?”

  

   “是啊。”

  

   理了理自己的衣袖,谢言风道:“并且啊,他来京城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而是来‘看望’丞相大人的啊。”

  

   “丞相?”

  

   谢言风越说,南宫亓玥心里那丝莫名的不安就越大。

  

   “难不成他跟丞相……他们……”

  

   “怕就是你想的那样。”

  

   冲南宫亓玥眨了眨眼睛,谢言风道:“刚才你也说了,青芒明珠的事情,知道的人其实算起来也不少,既然他们都相信只要得到青芒明珠就可以一统天下,既然如此,他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赌一把呢?”

  

   “那……”

  

   说到这儿,南宫亓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言风,你说歌儿的身份,知道的就仅仅只有你、我,和润竹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南宫亓玥忽然提起颜凌歌的身份,谢言风倒有些不解了。

  

   “好像……应该……就只有我们三个吧。”

  

   “不行,我得马上去趟宫里。”

  

   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南宫亓玥赶紧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而谢言风见他突然有些惶然的神色,便急忙问道:“亓玥,怎么了?”

  

   “你说,若是皇上知道了歌儿的身份,会怎么样?”

  

   严肃的盯着逐渐恍然的谢言风,南宫亓玥问道。

  

   “皇上怎么可能会知道!”

  

   大概明白了南宫亓玥神色忽变的原因,谢言风握紧了手中的折扇,道:“他……应该不会知道的吧。”

  

   “言风,这件事儿,我不敢,也不想去赌。”

  

   握紧了拳头,南宫亓玥道:“若皇上当真知道了歌儿的身份,先不说她冒充里单国公主的欺君之罪,就单说之前歌儿曾去寒月楼盗取青芒明珠一事,皇上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

  

   “可是……可是她去寒月楼一事,你不是专门瞒着皇上的吗?”

  

   “如果皇上知道了她的公主身份是假的这件事儿,那你觉得我曾经跟她合作,让她去寒月楼盗珠一事,皇上会不知道吗?”

  

   “可是……哎呀,这都是你的猜测,不是吗?亓玥,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啊!”

  

   “我说了,事关歌儿,我,赌不得。”

  

   南宫亓玥说完,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谢言风见此,知道事情可能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了,所以略一思索之后,他赶紧回了安平侯府,找谢润竹帮忙。

  

   ……

  

   ……

  

   “缘初,歌儿和玥玥这一世的劫数又要到了。”

  

   此时,仙界,姻缘殿内,未枢掐指一算,对着正歪着身子斜躺在桃树下的缘初说道。

  

   “唉,大劫到了也好。”

  

   懒懒的闭着眼睛,缘初叹了口气。

  

   “早点儿历完劫,玥玥就能早点儿回来了。”

  

   “咦?这就奇了,你不是最希望玥玥和歌儿能多在人间厮守一会儿的吗?”

  

   端起桌上的清茶喝了一口,未枢奇怪的看着懒懒散散、不成体统的缘初。

  

   “哎呀,你难不成没听说?好像魔界又出事儿了。”

  

   伸直胳膊伸了个懒腰,缘初道:“所以你看天帝都不来过问玥玥的事情了。”

  

   “这事儿怕是整个六界都知道了。”

  

   看着一只桃花精落到自己膝上,未枢道:“怎么?你是怕如果魔界再出什么事儿,如果玥玥不在的话,就没人能去镇压魔界了吗?”

  

   “去去去,我才不舍得每次一有事儿,都让玥玥去冲锋陷阵呢。”

  

   睁开眼睛白了未枢一眼,缘初用手指跟一只桃花精嬉戏着。

  

   “如果魔界真的又有变故,那恐怕会波及到其他五界,现在玥玥在人界肉体凡胎的,万一波及到他怎么办?我们又不能时时刻刻都看着他。”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未枢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忧心,我的天机盘并无异常,所以短时间之内,六界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

  

   “那就好。”

  

   对于未枢能掐会算的本事,缘初还是信得过的。所以现在既然未枢都这么信誓旦旦的说了,缘初便把心收回了肚子里。

  

   “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歌儿才能回来,没有她的这段时间,这仙界的日子可真是无聊啊!”

  

   “应该……不会太久的。”

  

   看着一只桃花精坐在自己的杯子边上对着杯中的清茶垂影自怜的样子,未枢微微一笑,便闭了眼睛不再言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